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鲁 > 长期过度投资是结构失衡的关键

长期过度投资是结构失衡的关键

【编者按】“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7年年会”于2017年2月15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权、动力、质量”。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出席并发言。他表示,我们政府老在关心投资,政府能不能把关心的重点从投资转回到民生,转回到公共服务,回到社会保障?政府要去做市场做不到的事情,而不是和市场抢事情做。 以下为演讲实录。


近一时期,关于中国经济大家讨论的焦点是供给侧改革,什么是供给侧改革?我理解主要强调的是通过市场合理分配资源,来改善供给,实现有效供给。如果按这个理解的话,无疑供给侧结构改革是对的,而且是非常必要的。但是我想提出的一个问题是:有没有一个需求侧结构改革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讲?如果我们看看现在的结构失衡主要表现是什么,产能过剩、房地产供给过度、杠杆率过高、效率过低等等。这些问题其实背后都联系着一个现象,就是过度投资。实际上是长期以来存在的过度投资,造成了结构失衡。我觉得这是一个最突出、最关键的问题。

我们的资本形成率在改革以后,80年代、90年代都在百分之三十几,2000年以后直线上升,一直升到50%左右。最近几年稍微回落了一点,但还在百分之四十六七。这样一个资本形成率比改革开放以来的前面二十年要高出了十几个百分点,相反消费率低了十几个百分点。这个事是怎么造成的?我认为主要和体制问题,和政策问题相关。比如说我们的财政政策一到经济增长不好的时候就要扩大政府投资来拉动经济,我们的货币政策实际是不断靠刺激投资来支撑经济增长的。再比如说我们的产业政策也是在促进某些部门的投资扩张。我们各级政府的地方发展政策,主要都是靠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投资来拉动地方经济。

这些政策合起来的结果是什么?就是储蓄率和投资率不断上升,而消费率越来越低。造成这样一种状况,实际就意味着出现了需求侧的结构失衡。 我们总以为靠投资就可以拉动总需求,殊不知不断的靠投资拉动,实际造成的是产能过剩,是供给侧无效的扩张。如果消费上不来,这样一种需求拉动不仅是无效的,而且是有害的。

因此我想在讨论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同时,我们有必要讨论需求侧结构改革的问题。其关键是什么? 我想关键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货币政策实实在在的回归中性,不要再靠刺激性政策去扩大投资了。我们现在的货币政策,如果看货币增长率和GDP增长率之间关系的话,仍然是宽松的政策,而不是中性的政策。 另一方面,和财政政策有非常大的关系。就是我们政府老在关心投资,能不能把政府关心的重点从投资转回到民生,转回到公共服务,回到社会保障?政府去做市场做不到的事情,而不是和市场抢事情做。因此,政府财政政策恐怕需要一个重点的转移,就是从过去的重点放在投资上,放在经济增长上,转回到民生,转回到公共服务。这样才能促进居民消费合理增长,使消费成为支撑经济增长的有力支柱。我就说这些,谢谢。

 

(据记录稿整理,有个别修订)

推荐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