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鲁 > 对近期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

对近期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

我想用几分钟的时间说说对我国短期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今年1到2月份一些宏观经济指标相对来说比较看好,工业增加值的同比增长、投资增长、出口增长,和去年全年增长率相比来说似乎都稍有好转。工业增长6.3%,提高了0.3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增长8.9%,提高0.8个百分点。出口增长1、2月份累计4%,与去年全年相比由负转正。
 
这个情况引起了一些不同的看法,比如有些人认为现在整个形势在好转,有些人认为已经是出现了拐点,对未来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比较乐观,认为经济要开始上行了。但是,我做了一些简单的分析,我觉得今年初宏观经济形势出现的变化,基本上都是短期因素导致的。
 
比如投资增长8.9%,但是如果分开国有控股和民间投资,国有控股增长14.4%,民间投资只增长6.7%。这比去年的3.2%,有所提高,但是还要考虑到这是名义增长率,其中含了去年末今年初大宗原材料价格包括投资品价格上涨的因素。在剔除价格因素之后,恐怕民间投资并没有出现明显好转。而且这种情况在我看来,民间投资低迷是企业对当前经济形势的正常反应,是一个正常的市场调节过程,因为要去产能、去库存,这个调节过程恐怕还在持续。
 
现在投资的增长仍然主要靠政府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还有房地产投资,其实仍然是靠政府投资拉增长。靠政府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在未来还有多大的空间?在我看来,这个空间是越来越小的。首先产业投资方面,很多领域都存在过剩产能,现在始终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多大的投资空间。一些新技术、新产业领域,虽然有亮点,但是在整体投资中所占的比重还是很小的,还不起决定性作用。在基础设施领域,未来政府投资要在这个领域实现良好的可回收的投资,空间实际越来越小。
 
我们过去的基础设施投资,把一些很好的项目都做了,投了资,能够盈利,贷款能够收回,这些项目该做的都做得差不多了,未来再去找基础设施投资,可能就是投了资,还不了钱的项目,长期还不了钱,甚至有可能永远也还不了钱。所借的银行贷款可能又变成问题,变成新的不良债务。这是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说明我们再靠政府投资去拉动经济增长这个空间越来越小。其中有些项目仍然有社会效益,但这受政府财力制约,也要做成本效益的综合分析,并不是有社会效益就可以不计成本。这方面过去有很多教训。
 
工业的增长其实主要和投资有关,政府投资带动,特别是大宗原材料涨价,再加上去产能起了一些作用以后,钢材、煤炭价格一下子都起来了,对工业稍有刺激作用。
 
出口方面有回升,出口由负转正,但是这还有短期因素,一个因素是国际市场的形势有所好转,另外一个因素,可能和我们近一个时期人民币相对于美元的贬值有关系。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出口变得便宜了一些,对出口有促进作用,但仍然是一个短期的因素,因为人民币不会一直贬下去。
 
消费的情况,实际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今年的1-2月份比去年全年掉了约1个百分点。看居民消费,今年数据还没有出来,去年总体来说,人均消费还是略快于人均GDP的增长。这是好事,说明结构调整在起一定的作用。但由于经济形势不太好,对居民收入和居民消费必然会有一个比较长期的负影响,这个影响会有一个时间滞后过程,恐怕会慢慢的发酵。因此未来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有可能还会继续减弱。
 
所以,从这些情况来看,现在出现的一些短期指标好转,恐怕还仅仅是短期波动,不能说明是拐点,更不能说明未来经济将要走出谷底。未来的走势,恐怕所谓L型可能是一个长期趋势,但是L型见底没见底仍然需要讨论,在我看来,下行的压力仍然继续存在。
 
现在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们短期内要稳增长,和调结构、促改革之间有没有矛盾?我们要稳增长,货币政策就还要继续保持一定的宽松,去年M2增长率11.3%,虽然低于往年,但仍然大幅度高于GDP增长率。贷款增长、社会融资增长都在12%以上。几乎是GDP增长的两倍。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做到去杠杆,不可能,做不到。而且事实上杠杆率还在继续提高。这对未来的长期经济增长是一个非常不乐观的影响。现在的债务置换只是短期减缓冲击的措施,并不是去杠杆的措施。在置换的同时,贷款不仅没有减少,增长幅度也没有放缓,因此还在加杠杆。我并不主张急刹车,去杠杆需要有个渐进的过程,避免造成泡沫突然破裂。但杠杆率持续无节制地上升,会造成房地产泡沫和金融风险继续扩大,将来可能会变成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可能发生泡沫崩盘和金融危机。
 
现在有人在说货币收得太紧了,会造成这个问题或者那个问题。但是不能收紧的理由都是短期的,短期会造成影响。就像你做手术,如果因为怕疼就先别做,别下刀子,将来会怎么样?将来一旦爆发总的危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就会是长期的,甚至可能导致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现在调结构、促改革是非常迫切的任务,短期稳增长也应服从这个大局,不能让稳增长压倒结构调整和改革。包括对宏观经济政策需要有重新考虑。短期内经济增长低于6%不是大问题,结构失衡导致危机才是大问题。谢谢。
 
(在体改研究会宏观经济与改革讨论会上的发言,2017.04.08)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