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鲁 > 关于户籍制度改革

关于户籍制度改革

凤凰网新闻客户端:关于《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与网友的对话

 

户籍改革的根本是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的资源共享

 

户籍改革的根本是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的资源共享,取得了城市的户籍就能享受到城市居民相应的福利待遇,比如说:孩子上学、保障房、城市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所以要通过户籍制度改革逐渐让长期在城市工作的外来人口也能享受到这些福利。有网友说:“农民工素质差,不文明”,在我看来,有的农民没有受过教育不是他们的过错,这恰恰证明城乡之间的差异需要尽早的消除,尽快让大家都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都过文明人的生活。

 

现在城市居民享受到的政策福利远远高于农村居民,城市居民的收入也是农村居民收入的3倍以上,所以,现在迫切需要解决还是缩小城乡差距,当然城市居民的收入和福利水平也会随着经济发展而逐渐增加。

 

农村现在已经实行低保制度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养老保险也已经推广开来,但是,这些保障和城市居民的保障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未来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快,农村居民的社会保障也应该会逐步提高,逐渐缩小和城市居民的差距。

 

有网友说:“外来人口增多会提高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我认为城市居民生活成本的上升并不是外来人口多造成的,相反,正是他们的工作使得城市居民能享受到价格低廉的服务,能够购买更多价格低廉的产品,所以,我认为不必过分担心改革户籍制度会增加生活成本;但是,我们也确实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如说:高房价,这和我们的土地制度以及房地产市场的管理都有关系,改革土地制度成为当务之急,另外增加保障房的建设都是非常重要的。

 

大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也应更开放,在城市居住,就业,和参加社会保障的年限应该是积分入户的主要凭证

 

针对小城市,中等城市,大城市有不同的政策,小城市完全放开,特大城市还是有很严格的规定。现在,不可能一下做到解决所有外来人口落户的问题,所以,有一定的限制还是能理解的。但是,我认为在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方面还可以更开放一点,全国超过500万人的城市数量不少,集中了很多的外来人口,外来人口的身份以及待遇问题也需要逐步解决。

 

我认为现在确实有必要限制的是超过1000万人的特大城市,比如:北京,上海等,其他城市政策还可以更宽一些。在城市居住,就业,和参加社会保障的年限可能会是积分入户的主要凭证。

 

关于不同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这次文件提出了不同的对策,其中小城市和镇户籍全部放开,农村转移人口可以在当地落户;对中等城市和大城市有一定的落户要求,比如说你在当地几年,是否参加了当地的社会保障,对超过500万人的特大城市还是有严格的限定的。

 

因为不同城市对劳动者的吸引力是不一样的,只要城市有一定的生存条件和就业机会,都会有人去。不过常常大城市对人的吸引力会更大一些,因此才会有一些政策上的区别对待,防止所有人都涌入大城市中去。但这主要是因为大城市的产业聚集效应,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有助于形成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

 

建设和完善覆盖全国人口、以公民身份号码为唯一标识、以人口基础信息为基准的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最基本的意义就是有利于形成一个全国统一的信息库,这样便于农民工社会保障的异地转移,因为身份证号码是唯一的,有了这样的居住证制度就比较容易形成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

 

减少不必要政府投资和三公消费能解决农民工落户和社会保障公共服务问题

 

解决农民工落户和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问题需要城市政府财政增加相关支出,但在我看来不见得必须提高社会的税负水平。如果政府的支出结构更合理,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开支和不必要的投资,减少三公消费,那么政府财政应该有足够的能力负担进城农民工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

 

很多原有的城市居民担心,农村人口进城后会分享城市的资源,影响原有城市居民的利益,但他们没有看到农村居民进城工作也为城市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中国城市的快速发展和农民工的辛勤劳动是分不开的,现在主要问题是进城的农民工仍然没有享受到和城市居民同等的待遇,所以,不管城市居民还是农村居民大家都应该有包容的心态,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

 

取消农业和非农业户口区不会改变农村居民对土地的权利,不意味着要收回农民的土地

 

取消农业和非农业户口区分是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必然趋势,我认为并不意味着原有城乡居民享受的条件会发生改变,特别是农村居民对土地的权利是不会改变的。而且尽管农业和非农业户口在形式上取消了,但是在社会福利方面的权益区别还不会马上消除,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需要一步一步来。

 

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进城打工的农民工享受不到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待遇的问题,通过户籍制度改革能够使得一部分农民工的身份发生转变,让他们有机会在城市安家落户,取得城市居民的合法身份,同时,也就获得了城市居民应有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权益。

 

取得城市居民身份并不意味必须放弃农村的土地,城市化和农村转移人口的市民化都必须是一个自愿的过程,决不允许强迫,有些地方赶农民进城镇,强拆强迁,都是违反政策法律的,必须制止。农民拥有的土地权利,谁也无权剥夺。

 

取消农业和非农业户口区分不意味着要收回农民的土地,现有的农村土地制度还会长期保持。当然有些方面要改革,比如:怎么开放土地市场,允许土地流转等。土地制度目前不会改变,未来怎么开放农村的土地市场有待于改革的一步一步推进。

 

城镇化并不意味着农村人口全部转移到现有的城镇

 

城镇化并不意味着农村人口全部转移到现有的城镇,实际上城市和镇的数量也在增加,还有一些小城市在不断发展成为中等城市和大城市,所以,城镇化并不意味着现有的农村人口都挤到现有的城市里来,而是需要建设更多的新城市,更多中小城市的规模在扩大,也是其中的必然现象。

 

总的来说,这次的户籍改革是积极的,有利于促进外来人口市民化,有利于城市化的继续发展。城市化是每个国家实现现代化的必经之路,我们现在的城市化率已经超过50%,但是,和发达国家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中国未来必然需要建设更多的城市,也会有更多的人居住在城市,我们要解决的是怎么让这个过程更公平,减少差别待遇,让大家都能享受基本等同的社会保障和服务,当然这要一步一步来,我希望这个过程能快一点;另外,我认为对大城市户籍改革方面的限制也要适当的调整,因为大城市有产业聚集效益,能提供更多的就业,经济效率更高,如果限制过多,不利于解决大城市的外来人口市民化的问题。除了极少数的超大城市,要对规模有严格限制外,多数大城市在户籍改革方面也都应该更积极开放。

 

推荐 6